当前位置

:阳光文学城首页 > 精美散文 > 经典散文 > 一树梨花,温婉馨香

一树梨花,温婉馨香

推荐人: 来源: 阳光文学城 时间: 2020-01-18 06:35 阅读:
  梨花胜雪的夜晚,推窗就能:一树梨花一溪月。身处江南,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居所。

  雪小蝉说:如果我有书屋,我叫它听雪庐,至少,在心里,我有一间房子,是听雪庐的。江南的书屋我想应是临水而居,春有梨花绕肩,秋有梨儿扣窗才好。就叫它香雪居吧!

  关于书屋,老式的江南木制小楼就好,仄仄的木板楼梯,青瓦盖顶,因年久而乏出青苔,推开窗户就是淙淙的琴川河,经年流淌着小镇的故事,鉴赏着小镇的悠扬过往,一弯石桥沟通着两岸的人家,好似那:我愿化身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雨打,只待你从桥上经过的传说,就是它的婉约曾经。

  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。这宋。晏殊的诗句一触动就喜欢到不能行。初春的院落,月色溶溶,满院白羽般的梨花,与月色交相辉映,暗香浮动,池塘边柳絮如烟袅袅在淡淡的春风中,似有若无。这梨花与月似一对碧人,缠绵在春的怀抱,互相倾诉,互相爱慕,月拥着花,花托着月,柳絮作舞,春风作歌。。。此时此刻,你大可把自己融化在这诗句中,低眉闻香就好。

  小的时候村子里并没有梨树,村南头的小池塘边有一株海棠,每年的春天都会粉淡香清,醉袖迎雪,蝶恋蜂绕。花落结出一串串的果子,极小,形状和颜色都很似梨,我们叫它棠梨子。有花的时候我会嚷求母亲,摘几支插在桌上的瓶子里,结果的时候我会嚷求母亲摘几串果子,放在嘴里轻轻一咬,又酸又涩,有时候会涩的舌头都麻酥酥的,可我每次走过时都嚷着要,总觉得它就是梨,何况又是母亲亲手采摘的,还带着母亲手掌的余温。

  真正认识梨花是我七岁之后,那年我们去三姑家,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,离三姑家还有一里多地的时候,父亲就指着远处一片白的地方说:那儿就是你三姑家的村子,那白的是梨花,这里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它们村是以梨园著称的。我踮起脚尖,极目远眺,白茫茫的一片,象云一样。再近一些,看清了,那是一树一树的梨花,开满了村落,房屋就散落在花海中,只有少数的房子露出尖的房顶,大部分房子都被梨花淹没。因为那个时候的房子都是矮的尖顶房,梨树却是高大的,所以看起来更象是这房子点缀在梨花中,整个村落铺满梨花,雪一样的晶莹,走进它,仿佛走进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。人走在村落里,置身于洁白的梨花弄里,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清澈起来,瓣瓣梨花迎来送往,清香习习,人家房顶,院落里挂满了诗一样的美丽。迎面而来的人儿,个个脸上挂满梨花般的微笑,嘴里不停的念叨:今年花开的这样好,秋天一定是个好收成。我想:即使到了夜晚也会比别的村子明亮些,那朵朵梨花分明就是一个个小小的灯笼,为你引路,为你点亮人生的希望。

  三姑家在村子的北边,门口对着路,房前屋后都开满了梨花,三姑因生了两个女儿没有儿子,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,婆婆对她很是尖酸刻薄,经常挑唆姑夫打姑姑,为了女儿姑姑默默忍受着一切,姑姑说如果她走了她的两个女儿会很可怜,家里只有姑姑疼爱她们,她们家奶奶都不拿正眼看孙女,日子过的很是艰难。正因为这我们家才时不时的接济姑姑,为的是让她的日子好过点。虽是日子清贫,姑姑却是很疼爱她的侄女们,一看到我们来了,笑得比梨花还美。当父亲问起她的家事时姑姑说:好多了,现在梨树都分到个人了,只要肯出力,就会有好日子的。我觉得姑姑象极了梨花,虽经历了苦寒,可春天一到一样的怒放,不与桃李争艳,默默耕耘在自己的春天。那天在姑姑家美餐了一顿,尽情的玩了一下午。挥手告别时姑姑说:等梨儿熟了你们再来,一定要来。

  也正是这句话才有了后来我和堂姐妹的离家出走。这期间,我不断的问母亲:梨子该熟了吧?放暑假时我又问起,也许是问的太多了,母亲随口就说:熟了。一天下午闲来无事,我和堂姐,堂妹决定去三姑吃梨,悄悄去,悄悄回。可路还没走到一半,就有点不认识路了,堂姐,堂妹都打起了退堂鼓,我的态度很坚决,梨儿就在眼前,怎能不去。在我的坚持下,我们三个永往直前的奔向三姑家,走到三姑家,己是傍晚时分,看着满树的梨儿,我们个个馋的直流口水。三姑看到我们又惊又喜,看着我们的馋样,她明白了我们的来意,忙摘了些梨子让我们尝鲜。并笑着说:梨子还没熟好,过几天会更好吃。可我觉得那天的梨子特好吃,至今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梨子。还没等吃完饭小姑就找到了三姑家,并说一家人都快着急死了,一下丢了仨孩子。让我们快回家。

  记得那晚的月亮特别圆也特别亮,小姑拉着我和堂姐的手,我拉着堂妹的手,走在大大的月亮地里,边走边唱,紧紧的一刻也没松开。平日里小姑很少管我们,我们总觉的她冷冷的,叫人难以靠近。那一次的拉手,是我记忆中和她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,感觉很温暖,还带着淡淡梨花的香气。

  昨儿友说,过几天去砀山梨花节看梨花。一句话勾勒里那久违的面容,她是毕业后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同学,更是挚友。小巧玲珑的身材,两条长长的羊角辫,一说就笑的双眸,透着梨花般的清澈,含羞动人。梅子吃梨。一个又大又黄的酥梨放在了我的手上,一并送上的还有她那甜美的笑容。这是上学时经常出现的一幕。毕业后,一南一北,各自忙着生活,很久也未能谋面,那年秋天里,我曾写下这样的字句:忙字入眉,竟然与挚友促膝长谈的时间都要用一个挤字才能完成心愿,思与念在秋的渐入佳境中深深刻在季节的素笺,入了心肺,满目都是你当初的模样,两条俏皮的辫子,一笑就上扬的眉眼嘴角,一说就笑的甜模样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校园的课堂上。绿荫下并肩走来的你我,一定是当年不可或缺的风景,曾经的温馨,感动,也不知梦了多少场,站在南国小镇,遥祝你一一一我亲爱的同学、挚友、知己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我知道她的家乡就在那梨开盛开的地方,我想今年我一定会在:欲黄昏,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季节里,去敲响她的家门。

  吱嘎,吱嘎------远处的摇橹声打断我的思绪,推窗,梨花绕指,月色如银,水如镜,船过柔碎了一江的柔情,月在水底支离游弋,又在水中完美复合,波光映着两岸的柳丝,幽幽暗暗,明灭动情。微风和着梨花的清香,呼之欲出的江南夜阑人静,小桥上似有人语,脚步声渐远渐行中。

  独坐书屋,抬手敲出字一垄:春锁窗,梨花漾,往昔盈心,思在当初,念在路上,瓣瓣梨花香。

  作者:梅园小筑

猜你喜欢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