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:阳光文学城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原创美文 > 儿时的伙伴

儿时的伙伴

推荐人:好孩子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20-01-18 06:35 阅读:
  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晴

  儿时的伙伴

  每天与刘畅形影不离的是舒婷,虽然不是亲姐妹,但这样的生活状态,使两个孩子互相产生了依赖感,简直比亲姐妹还亲。

  用她自己的话说,另一个好朋友是杜思沅。杜思沅是我的学生,她也是刘畅幼儿园的同学,因为我和杜思沅的妈妈曾经一起共事,是要好的朋友,这样的关系,让两个孩子走得很近。有时候,杜思沅的妈妈有事,就让她留在教室里和刘畅、舒婷一起写作业,一起玩耍,时间久了,感情就培养出来了。

  还有一个一起写作业的是王昱翔,他是我六姨的儿子——我的表弟。虽然刘畅和舒婷喊他大舅,但他的年龄比她俩还小。自从六姨夫出了车祸,他就永远地坐在了轮椅上,他的饮食起居都要六姨照顾,所以,六姨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昱翔,导致他的成绩很差。我有时间的话,就辅导辅导他。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,孩子生活的环境是由不得自己选择的。刘畅和舒婷不大喜欢这个大舅,这个大舅也不喜欢她俩,进了教室各写各的作业。有时候我有事,就让刘畅检查昱翔的作业,回来后,刘畅免不了说他什么什么不会之类的话,让昱翔非常反感刘畅。

  还有几个同事的孩子因为放学后和刘畅、舒婷一起玩,也逐渐熟悉起来。跟我上的那个孩子叫刘书良,之前也叫刘畅,她的爸爸教数学,刘书良带着刘畅到处跑,还让刘畅给她介绍在图书馆借的书名。褚天舒是个男孩,体育老师的孩子,喜欢和刘畅打闹,今天路过我们教室门口,还挑衅说:“刘畅,你来抓我啊,抓我啊。”刘畅眼皮也没抬。孙硕个子很小,说话很温和,是学校微机老师的孩子。

  儿时的伙伴记忆很深刻,也许多年后,他们天各一方,但一些回忆却永远难以磨灭。就像我们自己,小时候经历的事情也会历历在目。

  记得小时候,我和邻居大娘家的五哥是同班同学。记忆里,整天和他一起放驴。他的驴很老实,出门的时候,他就骑在驴背上,优哉游哉。驴的身后还跟着一伙绵羊,他的驴和绵羊都训练有素,没有敢偷吃庄稼的。我们一般一条田埂一条田埂地走,如果他发现有偷吃庄稼的,拾起一块石头使劲一砸,不偏不倚,正好砸在了驴或者绵羊的嘴上,我相信一定很疼,要不,绵羊和驴怎么会刻骨铭心,再也不想偷吃的事情了呢?我的驴可不这样听话,它没给我留一点亲切的怀念。它身材高大,脾气暴躁,但用爸爸的话说,它很有活路,能和牛搭伙耕地。而且,这头驴仿佛成精了似的,会根据情况改变自己。假如是爸爸放它,它就老老实实吃草。假如是我放它,它就猛然挣缰绳,给我个措手不及,只好撒手。撒手后,它就跑到庄稼地里吃庄稼,我就跟在后面跑,等我跑到它旁边,小心翼翼想一把抓住缰绳时,它或者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,撒腿便跑。如此折腾着我,哪是放驴啊?简直是和驴赛跑。

  后来,这头驴咬了我的胳膊一次,咬了我的腰一次,因为是夏天,衣服单薄,咬过的地方青紫一大片。我爸爸忍无可忍,把它拴在门口的枣树上,拿铁锨拍他,猛铲它的屁股,我看到鲜血流了下来,然后,那头驴跪下两条前腿,眼泪流出来。那一幕,成了永恒的回忆。我当时突然动了恻隐之心,后悔不该告诉爸爸的。

  决定家里人卖掉那头驴是因为它又一次伤害我,我记得那是刚上二年级不久。缰绳上系着一根铁棒,铁棒一头是尖的,如果没有人放驴,就把铁棒砸入地里,驴就没法移动了。晚上,我负责把驴牵回家,刚把铁棒拔出来,它故伎重演,猛然就跑,铁棒正好砸在我的手腕上。当时疼痛得差点晕厥,倒在地上大哭。忙碌了一天的爸爸、妈妈闻讯赶来,还责备我没有本事,牵个驴都牵不好。但当妈妈扶我起来时,发现手腕已经肿成馒头那样。

  村子里连赤脚医生都没有,去别的村子里,一个老头以为是错位了,就使劲拽,疼得我哇哇大叫。然后用布把手腕吊着,家里人还是整天忙。妈妈天天问我:“还疼吗?”我说:“疼。”过了两周后,家里人见我还是疼,而且整个胳膊僵硬了似的不敢动,像个残疾人。于是便打算放下农活,带我到城里看看。

  我跟着爸爸第一次进城,爸爸带我去小饭馆吃的水饺,还要了花生米,永生难忘的情景。拍片后,我记得医生劈头盖脸把爸爸批评了一大顿,说是骨折,如果再耽误,就真成残疾孩子了。我爸爸说因为忙,医生就说,到底是农活要紧还是孩子要紧。在医院住了几天,打了石膏,在医院的时光觉得是那么幸福,不要干活,还有家长嘘寒问暖。拆了石膏后,妈妈几乎每天拿着我的右手和左右比较,说受伤的左手比右手明显瘦弱。还经常让我用左手拿东西试试,证明左手没有残废。

  回忆起童年,总是有数不尽的故事。刘畅也最喜欢听我讲小时候的故事,不知道她们长大,会不会有这样丰富的过去呢?

猜你喜欢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